欢迎访问:亚洲情色,狠狠干-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小小的公主

小小的公主


那天晚上,作为王城禁卫兵的我,突然收到一个指示。

  希瓦小公主,在这个晚上担心受怕的睡不着,所以想找我…这样的事情。

  本来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会被允许的,因为王族的居住私所多多少少都有一
些顾虑身分地位的禁令。但是现在已经是敌军重重围住城外、城里面大家都觉得
很快就会完蛋的时候了;在这种绝望的情形下,就也没有人管那些规定,我想。
小公主只是个孩子;当孩子因为巨大的恐惧而担心受怕的时候,我们又还能作什
么呢?

  去到以后,果然看见希瓦小公主自己一人坐在床上。穿着睡衣、抱着棉被的
自己一人就在那里,看来十分担心受怕的、几乎像是快哭出来的样子。我看见小
公主这个模样,心里也觉得痛苦,但也想不出有什么话能够说。

  她的父亲-也就是我们的国王,稍早前被敌人暗杀身亡。接着趁我们还在混
乱的时候,敌人就突然跑到城下,把这边层层围住。对方是敌国里在战场上十分
具有威名的大侯爵,打仗可说是百战百胜,特别在这种极端有利的状况下更是不
可能会出错。任谁也知道这国家接下来肯定是国破家亡的命运,所以就算看见小
公主现在是这个模样,我也想不出方法能安慰。

  「莱…」小公主,呼叫着我的名字说,「今天晚上,好可怕…」

  她在床上担心受怕的发抖着;明明有着温暖的衣服和棉被,还有城堡里面温
暖的火炉,但却是这个模样…因为在颤抖着的是心,而不是外界的温度吧?我叹
了口气,走到小公主前面,然后摸着摸着小公主的头…

  「没事的…」我对小公主说,「公主的话,不会有事的…」

  照礼节的话我应该要在这边单膝跪下,不过我脚上有伤,被免除了这个义务。
事实上我在脚上的伤是以前为救公主而负上的,所以之后我才被转而任命过来到
这种不用直接上战场的职位。小公主后来就变的对我比较亲,也是因为当时是我
救了她的缘故吧?

  「可是…」小公主,几乎快哭出来似的说,「他们,肯定会对大家都作残酷
的事…」

  这要怎么安慰呢…我很烦恼着。公主的父王被敌人暗杀身亡这件事大家都很
清楚,所以在小公主心中城外的敌人肯定是穷凶恶极。事实上,因为历史因素,
对方是很恨我们没错…

  「…是这样没错,」我也没办法否认,「但是…唉。小公主的话,肯定能活
下来的吧。」

  「为什么?」小公主,不解的看着我。

  「…敌人的国王,会想把小公主抓去当妾的机率很大。」我回答说。

  厌恶着我们、仇恨着我们…不过对方也不可能真的把我们全部杀光,毕竟事
后他们还需要统治这个国家。在这些考量下,小公主大概会被迎入对方的国王的
后宫吧…我在心中有点痛的想着。小公主毕竟是个美人,而且在政治上没有半点
威胁性;从对方的国王的角度来考量,该把小公主收进后宫里才会是正解。

  「…唔嗯!我不想,当那种人的新娘!」

  小公主一哭,眼中的泪水就流了出来;我叹了口气,继续摸摸小公主的头。
这样的事情,或许是很残酷的,但我也没有办法…边这样说着,边继续无言的拍
着小公主的头。

  接着小公主就什么也没说,就只是倒在我怀里哭。我也没有办法,就只是坐
在床上、继续边摸着小公主的头、边等着她的眼泪。想想最近发生的这些残酷事
情,我也无话可说…

  她的泪水很多;我看着蜡烛的高度慢慢降低、最后火焰也熄灭了,但我却也
没有想离开的念头。也许是因为身旁的这个小女孩太让人放心不下,但也许是因
为我也知道就算我离开,我也是什么都做不了吧?

  那,还不如陪在这里…

  …她睡着了吗?

  我听着哭声消失,然后低头看看小公主。现在她的闺房里只有月光,也只能
够勉强才看见小公主的脸孔。那双眼睛是闭着的,但她抱住我的双臂依然紧绷。
嗯…哭累了?

  接着,她依然低着头,然后说…

  「莱…」她很小声、很小声的对我说,「我怕…我还是好怕。陪我…」

  …我无法拒绝。

  我倒在床上,抚着小公主;照她的希望,如此的陪伴着她。

  王族的床很柔软,是我这种人应该一辈子也躺不到的…但我想,这种程度的
禁忌,在这样一个哭着、伤心着的小女孩面前,打破一下也无所谓吧?

  …就这样想着,我生平第一次的,在王族的床上进入梦乡。

  结果等我醒来的时候,眼前却是一个更为不可思议的光景…

  纯白…

  纯粹的,白…

  那并不是在这个季节里面常常看见的白色雪景,而是更为美丽的东西…

  小公主,半脱着衣服、身体有一半赤裸着的,依靠着在我身上…

  她的眼睛张的大大的,就这样看着我…那样的眼神,惹人怜爱、但却又充满
坚决…

  「莱…我决定了…」小公主,这样的对我说,「与其被那样的人抓走,我想
当你的新娘…」

  啊…

  我感到口乾舌燥;第一个想法是要把这样的小公主推开、但她却把我抱得很
紧。我试着想扭动身体,但下半身的尴尬晨勃却在这时候背叛了我。用力推开或
也许能做到,但小公主她的身体此时却是、如此的贴近着我,我几乎没有办法抵
抗…

  「公主…」我说,「但是这样、您…您的身分…和属下我…」

  「反正我,」小公主说,「再这样下去,很快就要也当不成公主了,不是吗?」

  …我想不出方法反驳。

  「我想趁我还能决定的时候,和莱在一起。」小公主说,「莱是有这个资格
的,因为你对我而言是重要的人…」

  小公主的声音柔软,但却黏腻的缠着我,和她的身体一起。这是,恋情-不
对。

  小公主的年纪、她的身分。这样的孩子、这样尊贵的家里的小孩,不可能真
的对我是爱情,这顶多是一种小孩般的仰慕。特别因为我是救了她所以才受伤的,
所以恐怕还有一点罪恶感?我知道我不该利用小孩的这种纯粹情绪来冒犯她,但
是…

  「我们没有明天,莱…」小公主对我说;那声音轻柔,却又带有不可思议的
媚,配上她那因为良好的食物和教养而发育良好的身体,让我真正想起了她其实
也是女人,「让我们,就趁这样,在一起…就算,只有今天早上就好…」

  …我想不出方法,可以推开她。

  此时我就算伸手,摸到的也只会是她的酥胸而已吧?

  雪白的、粉嫩无比的乳尖,但却有着不符合年龄的硕大,还有在那轻轻笑着
的脸孔下面,清楚露出的股间深谷,却又有略嫌幼稚的轻柔粉颈…

  我…我知道我想要她;醒来时的晨勃导致血液都集中在下半身,而希瓦小公
主目前为止的言行也对消解这样的欲望一点帮助也没有。啊,更为过分的是,她
还…

  她还…就在现在,就在还徬徨不觉的时候,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

  王族是会受到这种教育的。所以小公主知道该怎么做。

  我也知道该怎么做。

  一个翻身,把小公主压了在身下。她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呼吸声音,脸孔也很
红,但表情却十分坚定、也确实是期待着我这样做。我压着她,把手柔往那份酥
胸…真的就如同白雪一样,很软,但却有着冰雪所没有着的温度,而带有女孩的
温暖…

  用力戳揉了几下以后,我把手也往下探去。我不需要解开她的衣服就能摸到
她的身体,也能摸到她的私密处、因为她自己已经先把衣服解开了。那未经人事
的小穴,毫无防备的被我给用手摸到,而本人果然是惊讶的缩了一缩。确实,有
着知识、但没有经验吗…

  转着手指,往着她的小穴里面探去。小公主闷着声音、稍微本能的缩着身子,
但却又稍微有点勉强自己的、迎合着我的动作。我看着她那过於童稚的脸、努力
忍受着我的手指的模样,不禁稍微迟疑了一下。但她却又很快的、主动伸出手,
把我从背部开始抱住,然后自己把她的吻献给我;在她的唇下、还有紧贴我胸膛
的双乳下,我失去了迟疑…

  摸了一会儿,我感觉到那属於女人的湿润;这到底是从我的口中经过她的唾
液而感到的,或是从她那属於密穴里的汁液里面发现的,还是隐约的从脸上嚐到
的些许泪珠?但是,不管是怎样,我们抱着对方、互相扭动的身体,寻求对方身
体的热量,然后…

  我知道我该往什么地方找、她也知道她的什么地方需要我。

  一口气、循着那浓烈的蜜液,我进入了她的身体。

  王族女性的第一次、本该不容许侵犯的纯白无瑕。现在,被我给进入里面…

  「啊…」她叫着,像个普通的女孩般叫着、也笑着,「莱…嗯呀…嗯…莱…」

  …我失去了所有的顾虑,全力的往着她身体里面冲刺。

  「嗯哼、嗯…」

  喘气、不断的发出着的声音,混有着不解和压抑,但身体却一点也没有拒绝
的意思。我那平凡无比的平民肉棒,毫无阻碍的突破了小公主那本来该受到重重
保护的纯洁,现在正在她的阴道里面张扬。这样真的好吗,我的理性偶尔会这样
说,但我的身体也已经无法停止。

  希瓦小公主,她那像是白雪般的纯洁身体、对我而言就像是天籁…或着该用
这样的形容,来描述她此时的轻喘才是正确的呢?我听着她的声音、那就好像是
指挥一切的军乐一样,引导我长驱直入。想要她、想要她,就算是这样理所当然
的犯了大忌也想要她…

  纯白无瑕的身体、却是那样主动的包容着我,几乎要把我融化…

  我全力的前进、用力的探索。怎样的前进、怎样的角度和用力,会让我怀中
的公主,发出怎样的娇声、都记在了脑海里面,随着每一次的冒险而更新。我是、
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所以能这样的寻找的小公主身体里的未知。她也承受着
我、接受着我的挑战,用自己身体里的一切,寻求着我的安慰、在这梦幻般的冬
日清晨…

  最后…

  「哈嗯、哼…」

  我那犯了大忌的肉棒,毫无顾忌的在她的纯白身子里面,放出了不可饶恕的
精液…

  她那还微笑着的脸孔,却带着满足的劳累而躺在软床上,两腿毫无抵抗的收
入我的白浊…

  …心中,刹那间感到一股后悔,像是糟蹋了什么美好的事物一样。

  但她却又把手伸起、把我的脸孔拉靠近,然后、又亲了我一下。

  「没关系的喔,莱?」她笑着对我说、尽管那脸上似乎还看得见泪痕,「我
很高兴…」

  …我因此什么也没能和她说,只能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抱着她。

  我轻轻的抱着她、但她却如同恋人般的紧抱着我不放…

  我想着,她还只是个孩子;但是那我刚刚戳揉过的硕大胸部,还有那个甚至
我的下半身也都还没拔出的蜜穴,现在都在提醒着我相反的事实。她、不只是个
孩子,同时也是我的女人…

  我无言的抚摸的她裸露着的背、就像个真正的恋人一样。她也无言、全裸的
用着她身体的全部紧抱着我,就像是个真正的恋人一样。

  泪水是真的,因为我开始听见了城外的廝杀声。我知道敌我双方的数量差距,
我也知道,一旦这样的廝杀声开始,我们这座城堡撑不了多久。

  该怎么办呢?就这样什么也不管的抱着小公主,直到有人杀进这个房间里面
吗?那时候,小公主就算想和我们本来打算的一样,就给敌国国王抓去后宫里面,
恐怕也不可得吧?那么,我们会怎样?当场就被敌国士兵杀死、还是说小公主会
敌国士兵给,被更严重的…

  …怎么办呢?

  为了希瓦她好,我应该把她推开、然后让她穿上衣服。然后我们一起假装什
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然后我拿起剑、去死在乱军里面,死无对证的保住公主的纯
洁…不,其实也就是去保障公主还能被敌国国王看上,然后之后能生活无忧…

  是吗、是吗?我接下来该去死,好让我的女人能嫁给别人吗?

  我不想这样做。

  小公主抱我抱得很紧;我想,她也不想让我这样做…

  …但是…

  我不想让她死在这里。

  男人就算要死,也不能拖累自己的女人。

  我用力的把小公主推开。

  小公主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张大着眼睛、不敢相信的就这样倒在床上…

  「再见了喔,我的希瓦小公主?」

  我对她笑着说。试着、对她全力的笑着说-

  我想我的笑容大概很假吧?可是我没有镜子能确认呢,不好意思。

  虽然努力点的话我也许能从小公主眼中的泪珠折影里面看见我自己,不过对
不起。

  我没有胆子看往小公主的脸孔-而却看往了公主房外的朝阳。

  鸟儿叫着的声音真好听。如果没有那些廝杀声的话就更好了呢。

  「要活下去哟?…替我,一起活下去喔?」我说-

  把这最后的工作,交给了才刚刚成为我的女人的这个女孩。

  她好像说了什么、全力的叫了什么,又想抓住我,但那些都无所谓。

  那些言语里面肯定有着怎样也无法停止的泪珠吧?但我不想看、那不该成为
我的记忆。

  我就这样跳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脚上的伤还是很痛,不过我想这也无
所谓吧。

  最低限度的衣服,我边跑着、边在身上勉强披上了;不能让人觉得,我是裸
着身体呢。

  这是王族的私密居处呀,是不能有裸露的的年轻男人的,对不对?

  然后…

  有什么武器呢。

  我跑了一小段路,然后发现了地上有死去的士兵。

  我知道那个士兵的名字。本来是我的同僚呢。

  「呀,理查。对不起,借用一下喔?」

  我这样说着、然后拿走了他死前还紧紧握在手中的短剑。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但似乎是在听见我的言语以后,那原本紧紧不放的手、就突然松开了似的…

  …对不起呀。

  我拿了你的剑,可是也没有想活下去的意图。

  继续跑着、继续跑着,追逐着打斗的声音。要快点、快点,在战事结束以前
——啊啊,找到了呢?

  在那边有着一个人,很显眼的、就在王族的庭院里面站着-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在看见敌军士兵的身影时,真正的打从心底感到欢喜。

  我当然不希望他们杀进城堡里面、但我却又如此热切的,想死在他们手下…

  啊啊…所以来吧,我生涯里面的最后一次挑战、最后一次渴望…

  「…咳啊?」

  带着这样困惑的声音、吐出着血液的,是我还是敌人的士兵呢?

  我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我只知道他非常、非常的惊慌和困惑…

  他身边的人也慌乱的叫着什么,是想保护他吗?为什么?只是一个士兵吧?

  啊啊,不管…我手中的短剑,倒很确实的刺入了这个士兵的身体里…嗯,太
好了…

  好像我的身体里,也被很多人刺入了什么吧?不过那种事情,其实也无所谓
啦…

  我想。只要我在生涯里面、最后一刻拥抱、最后一刻安慰过的女孩,她以后
能幸福就好…

  …啊啊。

  在这灿烂的冬日清晨下、在王族的庭院里铺着的白雪上,我的双眼被阳光的
折射蒙蔽…

  …或也许那是我口中喷出的血雾、我正不断咳出的生命残渣呢?

  但我所能唯一想起的,是我那可爱的小公主,她那如同白银般纯粹的简单笑
容。

  …这是我,在这世界上,还能记得的最后一件事。


相关链接:

上一篇:寻狐之旅 下一篇:令狐浪荡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